盐盐

本质小清新,最爱开脑洞~

南柯惊梦(苏靖4)

本来是想在重逢这块上肉来着,但是主要还是走了剧情,而且重逢肉已经在古耽那篇写过了,现代就先省了,哈哈哈哈哈,我不想说是因为最近肉炖多了,有些腻,但是我保证下一篇一定会h。

        这一篇依然有客串NPC,雷总和小妖,小妖,这可是完全按你的要求设定的,还有突然加戏的路交警,哈哈哈哈哈,超好玩。睿津依然刷着存在感,谁叫是风中少年四人组。

       

南柯惊梦(苏靖4)

    萧景琰作为省城分局最年轻的副局长,一直是大家羡慕的对象。颜正腿长身手好,外加身世的加持,这一路飞奔直上的速度可是连火箭都赶不上。家里的背景到底有多硬,局里的人并不知道,但是他们知道副局长有两一个从政的二哥和从商的三哥,每次省城高级别会议,都会看见负责领导安保的副局长被两个弟控哥哥团团围住,说着什么最近过得好不好啊,自己一个人多辛苦啊,搬回家多好啊。然而副局长萧景琰总会蹙起鹿眼,却语气温和的说着“二哥,三哥,现在先开会,有事回家说。”“那你可一定要回家啊!”叮嘱完弟弟,二位哥哥同时扭头背道而行了。而萧景琰则会瞬间消失在会场内,躲到角落掌控全局。

    萧景琰虽然看似温和待人,脸上多是温和的笑容,然而局里的人总会不经意间看见他眼底的阴郁,惹的局里的姊妹母性泛滥,争着抢着给分局长介绍对象。局里最热心拉郎配的雷姐总是想尽办法组局请景琰过来,说什么年轻人嘛还是要出来聚聚的。景琰推辞了几次,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雷姐是个爽朗的女警花,说是叫姐姐,但年轻的很,只是最喜欢当大姐大。景琰其实很喜欢雷姐的爽朗,于是委婉的表达了自己是个双性恋的态度。谁知却打开了雷姐组局的新热情新高度。

    “副局长,准备完毕,我们是现在就去螺市街吗?”整装待发的警队精英们向副局长请示,景琰回复了心神说道,“好,现在11月27日22:05,十分钟后准时出发。”景琰下达着指令。组员已经出门准备了,景琰则掏出手机关机准备行动,然而一条来着豫津的未读微信在闪烁。景琰点开来看,“景琰哥,今天在螺市街酒吧看见了梅长苏,你可得注意点啊!”景琰知道这是豫津担心自己被骗,豫津一直觉得突然出现的梅长苏是不怀好意,明示暗示自己几次要注意和梅长苏保持距离。景琰觉得好笑,若是让豫津知道梅长苏是谁?恐怕豫津只会躲在景睿身后嗷嗷的乱叫救命,好在梅长苏现在打不过他了。

    想到这里,景琰的神情开始低落了,梅长苏的身体已经不是当初的样子了,不再是瘦弱却结实可以把两个小家伙一起胖揍的样子了,现在别说胖揍,就是打一拳都不会撼动豫津的分毫。景琰不是没问过梅长苏多年的经历,但是梅长苏只是淡漠不语,要不就是笑笑说都过去了。景琰也不再问了,小殊只有在自己身边,自己便拥有了天地。

    然而小殊终究也是有了变化,以前有多阳光明媚现在就有多忧郁多焦,以前那样讨厌黑暗讨厌风流,现在竟然已经是江左的老大了,甚至是螺市街的幕后老板。说道螺市街,景琰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不是说了不要出门,不要让我在外面看见他嘛!怎么这么倔,而且那种风月场所小殊答应过自己是不会再去了,虽然二人的重逢是在哪里开始的。

    雷姐组的局从一开始的普通的吃吃喝喝到了风月的螺市街,从一开始的名门闺秀到了英年才俊,每次都是热热闹闹的一大帮人,只要局里的未婚人士都是雷姐下手的对象。景琰倒是每次都推拒,只不过对着雷姐笑盈盈的脸,这拒绝多了,到让景琰有些不好意思,有一次倒是同意了。然而令景琰惊奇的是,表弟景睿竟然也在其中,额,俩人两眼一对,同时看出来无奈二字。

    原来景睿不是没说过自己有对象了,无奈这对象却也不好带出来展示,毕竟景睿父亲的身份还是影响了二人的对外出柜。但是经常可以目睹二人秀恩爱的景琰还是觉得自己的眼睛迟早会被闪瞎。景琰看似随意的走到景睿身边,“你来这,豫津知道不得揍死你。”景琰知道景睿一直不想让二人的亲属关系让局里的人知道,所以二人总是平平淡淡的相处着。“豫津最近忙着弄编程,说是要黑了恐怖组织的网站,而且最近跟同盟的黑友打的火热,倒是不再乎我了。”景睿十足的醋酸口气让景琰倒是有些好笑,这二人竹马长大,连分离都不超过三天,从小就是过着家家,众人看着二人暧昧的胶着都想转身闭眼,太虐狗了。景琰平日不爱跟家里人接触,倒是和这两个弟弟相交颇深,毕竟他们是年少风中四人组,虽然其中一个人现在已经不见了,但是景琰依然希望这二人可以好好过。景琰本想着要不什么时候帮二人撮合下,可谁知只是一夜之间。二人竟然直接捅破了窗户纸,光明正大秀起恩爱来,景琰觉得自己还是太单纯了。

    景琰知道景睿应该的吃醋了,景睿一脸快告诉豫津我吃醋的表情,让景琰觉得好笑极了,景琰给豫津发了一条语音。“豫津,你家景睿可是要被小妖精迷走了。”绰号小妖精的分局贴心小棉袄最年幼的姚娣胸口莫名中了一腔,我叫小妖精不是你们的成果咯,现在又拿我当挡箭牌,怪我喽。

    沉浸在编程愉悦的快感中的豫津收到了景琰的微信,景琰好听的声音被螺市街嘈杂的背景音乐映衬的像惊雷,那靡靡之音让豫津一下子炸毛起来,怒气冲冲的出门了。

    不过片刻,门口杀气腾腾的冲进来一个青年,他满是朝气,哦不,是满身杀气,全身上下都在叫嚣着别来惹我。他环顾了四周径直向景睿走去,怒气冲冲的问道“哪个是小妖精?”姚娣看来势汹汹觉得场面有些复杂,就稍稍向后面撤了一步,然而就是这一步暴露了目标,青年一个大步迈下台阶却左脚拌了右脚,一个趔撞进了姚娣的怀里,姚娣觉得自己的唇瓣刚刚蹭过青年华润的肌肤,就被大力推开了。景睿一个健步将青年揽住向外走去,怀里的青年一直扭曲着想要挣扎出来,却被景睿钳住臂膀离开了螺市街。众人皆是有些好奇,雷姐更是满眼星星眼,原来景睿真的有对象啦!

    景琰看着打闹一团的二人,不觉有些羡慕,小殊的离开让景琰似乎失去了爱人的能力,他不敢相信昨日还缠绵的人,一夜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景琰每每做的噩梦都是小殊离开的日子,梦里的景琰永远都是迷茫而又痛心。景琰目送二人离开,门口依然人来人往,二人瞬间淹没在人海中。景琰慵懒的靠在沙发上,突然觉得有一道凛冽的目光射在自己的身上,那刺探的目光似乎要将自己戳穿,景琰按兵不动,只等那人放松警惕的时候,转头去看,回眸的一瞬间,景琰觉得时间似乎静止了,一个样貌孱弱的青年穿着不合时宜的呢绒外套,在温柔的看着自己,那目光深情的似乎能将自己融化。景琰觉得自己肯定没有见过这样的容貌,只见那人被自己逮个正着却也不尴尬,只是淡然的冲自己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景琰觉得自己的泪水突然莫名的低落下来,他不知道心里的酸楚是怎样来的,但是他知道他不能让这青年在自己眼前消失,景琰从容又急迫的放下被子,尾随那青年离去了。玩嗨的众人没有意识到景琰的离去,只有默默在角落的姚娣似乎若有所思,好看的男人都在搅基啊!怪不得最近雷姐组的局都是男的,除了她自己。

    景琰追着青年走出了螺市街,跟着他走到停车场,前面的青年听了下来,转过身来微笑着问道“这位先生,为什么一直跟着我。”景琰觉得胸闷闷的,甚至嗓子一时间有些血腥,景琰拿出一块方巾接住吐出的液体,猩红色的液体在雪白的方巾上是那么鲜明,对面的青年看见这一幕有些振动,紧紧握住的双拳似乎在警告自己不能冲动。景琰顺了顺气,刚才似乎是急火攻心的气闷让景琰心里有些复杂,自己莫名的有了熟悉的感觉。

    景琰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场面一下冷了,青年也不懊恼却是先行做了介绍“我叫梅长苏,先生有什么问题吗?”景琰觉得自己无声的掉着泪珠,只是颤抖的问着:“小殊?你是小殊吗?”景琰无法形容自己的感觉,明明和小殊没有一丝的相像,但是那种灵魂的的呼应让景琰觉得宁可丢脸,也不能让青年擅自消失。

    梅长苏听到问话倒是有些迷茫,他不知道自己的伪装在景琰的眼里竟无所遁形了,梅长苏不言语,却似乎默认了。景琰快走几部,拉住梅长苏的衣领,也许在陌生人之间是非常失礼的事情,然而景琰却无法控制了,那种灵魂的契合是对外人无法诉说的美妙。被抓住衣领的梅长苏没有半点不愉,只是慢慢调转头,不肯看向景琰。

    景琰仔细盯着近在咫尺的眼前人,这人的眉眼间几乎看不见明媚少年的丝毫模样,只是那微蹙额头的神情似乎与十几年前的少年相重叠,景琰觉得自己没有认错。而且梅长苏没有推开自己,甚至默许了自己莽撞的行动,景琰心下激动又悲伤,激动的是那无影踪的少年终于出现了,悲伤的却是青年如今的境遇,以往瘦消却结实的身体不见了,现在裹在大衣里仍显瘦弱的身躯是真的孱弱。景琰心疼极了,心疼青年的变化,也心疼自己十几年的等待。景琰用手扳过梅长苏的头,狠狠的问了上去,撞的梅长苏有些打晃。

    梅长苏在景琰凶狠的吻中感受到失而复得的狂喜,和害怕是梦的惊恐。梅长苏回抱住景琰,慢慢收紧了双臂,将景琰紧紧的搂在怀里,更是加深了这个阔别多年的吻。两个人吻的有些天昏地暗,不知今夕何夕,梅长苏突然的咳嗽震断了二人唇齿的交缠。二人只是静静的看着,谁也不出声,景琰本来有一肚子的问题想问小殊,可是看着眼前不熟悉的面孔但是熟悉的灵魂,景琰觉得这一切都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小殊回来了。

    二人四目相对,互相打量着对方的容颜,景琰变得愈发秀色可餐了,梅长苏心里感慨着,却不敢言语,毕竟是自己失踪在先,不联系再后,若是按照景琰过去的脾气,只怕自己早就碎尸在护城河了。景琰倒是不再看梅长苏的面容了,只是闭上眼睛靠在梅长苏的胸膛听着那缓慢的心跳声,闻着梅长苏熟悉的韵味。是的,他依然是我的小殊。

    两个大龄青年像初恋的毛头小伙子一样,只是相拥在一起,只是相拥在黑暗的停车场,那里本没有光,却因为彼此的存在感受到了光的温暖,那里本没有香气,却因为彼此的存在,闻到了浪漫的香味。原来,爱情一直没有离开过。

    片刻的相拥后,景琰拽着梅长苏进了附近的小旅店,黑夜里幽幽的红色旅店二字就像点燃的烛火,让景琰心里一阵狂跳,梅长苏淡然的脸上也满是红晕。二人随意开了间房,连体人似的走进了房间。小旅馆的隔音非常不好,隔壁男男女女的呻吟声此起彼伏,让景琰红着脸将梅长苏压在门上,再次吻了上去,景琰在确认,确认那个失而复得的男人是否身心依然属于自己,景琰主动的撩拨梅长苏的下体,伸手进入那价格不菲的西裤,摸着那略微抬头的,梅长苏依然有些隐忍,又似乎在享受爱人难得的主动。梅长苏的呢绒衣服被景琰扯开了,露出白色的衬衫,里面空荡的瘦骨嶙峋的肉体让景琰泪流满面,“你到底……”景琰说不出话来。“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我这不回来了吗?”梅长苏吻着景琰哭泣的眼睛,舔掉掉落的眼泪。“恩,我最近学了几道拿手菜,以后一定把你养的胖胖的……”景琰信誓旦旦的保证着。

    梅长苏最爱景琰的认真模样,尤其是办公的样子,是的,梅长苏早就回来了,只是碍于自己江左的身份怕给景琰惹来麻烦,只得按住满腔渴望,远远的跟在景琰身后,默默陪他到天荒地老。今日害怕恋人被拐走的不只有豫津,还有他梅长苏,梅长苏其实早早就看在一旁,只有景琰有任何恋爱的举动,梅长苏保证会让被爱的人生不如死。是的,梅长苏不是当年善良的林殊了,但是,他依然是那个爱吃独食的林殊。萧景琰,只能属于他,无论是当年叫林殊的他,还是现在叫梅长苏的他。

    隔壁传来“快给我,好哥哥……”的呻吟声,让连体的二人都振动了一下,肌肤相贴的地方像着火一样迅速蔓延,景琰觉得全身燥的火热,身后的洞口更是分外的渴望。于是干柴烈火,熊熊燃烧了起来。景琰和梅长苏累到在床上,赤裸相拥的二人在此起彼伏的背景音下甜蜜的入睡了,不管明日是怎样的额鼻地狱,今日我只愿与你共缠绵。

    睡到凌晨突然被噩梦惊醒的景琰下意识的抱紧怀里的东西,温热的躯体让景琰意识到爱人消失的噩梦已经可以自行圆满了,爱人,小殊,我爱你。自此登堂入室的梅长苏以景琰爱人的身份在家族露了像,即使面对豫津的满脸戒备和静姨的恍然大悟,梅长苏依然岿然不动,他与他的爱人,今生再也不愿分离了。

    想到这里的景琰破天荒的再行动前跟爱人通风报信了起来,螺市街贩毒。


PS:路交警篇

      路交警是交警支队最年轻的小弟,于是乎,值夜班这种美差永远是落在路交警的头上,路交警叫路易,不是陆毅,不是法国路易,只是路易。夜间执勤很无聊,但是也很能帮助别人,路易是个热血青年,最爱热心肠。夜晚的螺市街外有一个人似乎晕倒了,另一个人则在紧紧箍住他下落的躯体。路易长按机车的鸣笛,想问问是否需要帮忙,路易晃着电筒照去,哪里有人晕倒,只是有人在亲热,路易看了看似乎有些眼熟,“哟,萧哥,怎么跑这逍遥来了?”说话间尽是一切我懂得的语气,看着萧景睿有些无法平复的情绪,路易马上调转车头,“萧哥,您继续,我先走一步。”先离开的路易没有见到景睿怀里的情欲豫津,更没看见那红润的双唇再次迎来了热烈的亲吻。

        路易,一个忠厚耿直的boy!


评论(14)

热度(42)